美政府推戒菸遊戲還找 Ninja 玩,反遭玩家吐槽想抽菸

Yahoo奇摩電競編輯部

原文:美國政府想用遊戲嚇唬人戒菸,然而沒人買賬
作者:跳跳

本文由游研社 授權轉載

 

Windows商店中,一名玩家評論道:“我喜歡這種遊戲,讓我坐下來點一支煙,好好玩一玩”。

最近,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在PC和Xbox平台上推出了一款意在勸導未成年人戒菸的電子遊戲。

這款遊戲名為《One Leaves》,是一款典型的逃生恐怖遊戲。遊戲中玩家要操控一位十幾歲的孩子,依次逃出學校、醫院和太平間。與玩家一起的還有其他 3 名 NPC,最終 4 人中只能有一位逃離,如果讓 NPC 先逃出樓房,就算是 Game Over 了。

政府方面在這款遊戲身上下了很多心思。他們根據美國疾控中心的數據劃定了這款遊戲的目標人群:12 到 17 歲抽煙的青少年。據統計,這個年齡段的年輕人中,四分之三都覺得自己總有一天會戒菸——當然,最後他們會發現自己根本戒不掉,一直到成年了還在吸煙。遊戲中四個人只能有一個逃脫,就代表著「四個吸煙的青少年只有一個能真正戒掉煙」。

遊戲不僅有自己的官網,還在外媒投放了不少廣告通稿。除了這些傳統渠道,他們還找到了Twitch第一遊戲主播Ninja為遊戲錄了影片——之前EA為了讓他宣傳《APEX 英雄》,猛砸了100萬美元——可見官方為了推廣《One Leaves》不惜血本。

Ninja把這期影片發在了他的推特上

按照官網的說法,《One Leaves》的目的是讓青少年意識到煙草的真正危害,從而促使他們早日戒菸。這也就是說,他們把這款遊戲定義為功能遊戲,好玩不是主要目的,教化玩家才是目標所在。金山打字通上的諸多打字類遊戲就是功能遊戲的典型例子。

這款遊戲“促使玩家戒菸”的目的達成了嗎?恐怕只能說,很不樂觀。《One Leaves》在Windows商店收穫了大量的差評,綜合評分現在只有2.0分(5分制)。不少玩家批評遊戲“說教”、“生硬”、“浪費時間”,他們毫不掩飾地聲稱“我們會繼續吸煙”。即使是給了高分的玩家,也大都帶著戲謔的口吻。一位給遊戲 5 分滿分的玩家評論道:“啊,我喜歡這種遊戲,讓我坐下來點支煙,好好玩一玩”。

在遊戲上架的平台評論中充斥著這樣的言

在 Ninja 的推特和影片評論下倒是一片讚歌,但大都是粉絲在表示對Ninja的喜愛,關於這款遊戲本身唯一的評論是“我想知道他們給了你多少錢做這個影片”。 

 

這當然可以解釋為“勸人戒菸很難”或者“抽煙的都是死硬派”。然而從其他的戒菸宣傳來看,即使是煙民也知道抽煙有害健康,他們不會對這些宣傳有什麼惡語,最多就是不聽罷了。在《One Leaves》身上卻出現了一種類似於反彈的報復性情緒,玩家們跳出來說“我不僅不聽你的,我還要告訴你我會繼續大力抽煙”。有人會覺得勸人不抽煙是為他們好,玩家是不識好歹,但是個人可以說“你不聽拉倒,反正身體是你的”,負責宣傳的政府部門這麼想就太不負責任了——他們的任務就是改變人們錯誤的想法,現在的結果明顯是事與願違。

老實說,我是個對遊戲的教育功能充滿熱情的人,希望遊戲能發揮更大的作用,對於戒菸我也沒什麼意見。但是在《One Leaves》這款遊戲上,只能說這是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活該。這款遊戲實在是太爛了,爛到可以稱得上是對玩家群體的一種侮辱——他們是有多看不起玩家的智商和品味,才會覺得有玩家會被這種遊戲打動去戒菸。

首先,這是一款恐怖遊戲,在官方的宣傳中,遊戲“令人毛骨悚然”。這完全是胡扯。《One Leaves》的大部分畫面都明亮怡人,燈光無處不在,遊戲給予玩家的手電筒毫無意義,恐怖遊戲得以嚇人的一大要素“黑暗帶來未知”完全不存在。另外,遊戲全程沒有鬼怪,全靠門的開合、輪椅自己動起來這些側面要素嚇唬玩家,這種手法在很多日系恐怖遊戲中也有出現。《One Leaves》要更加激進,這款遊戲完完全全沒有任何鬼怪或者殺人狂,玩家唯一的威脅就是迷路。其實即使是迷路也沒什麼所謂,因為和你競速的三個NPC非常傻,他們會比你迷路得更厲害。

 

遊戲全程幾乎都這麼明亮

除了作為恐怖遊戲非常不合格,《One Leaves》對於“吸煙有害健康”的表現也完全是牽強地生搬硬套。據官方的說法,遊戲中有大量的霧氣,這些霧氣就像是吸煙者吐出的煙霧,能給玩家帶來困擾,讓他們明白抽煙不好。想必大家都能看出來這個解釋有多麼牽強,恐怕大部分人在看到官方的解釋前,都不會往這個方向上去想。另外,官方還指出,玩家可以走也可以跑,跑需要耗費“肺活量”,而吸煙危害肺部,玩家操縱的角色跑一會就耗盡了肺活量,這會讓玩家知道吸煙多麼有害。我上次聽到這麼複雜而難以說服人的邏輯關係還是在小學作文課上了。

 

遊戲中黃色的煙霧實際上對玩家也沒什麼影響,能見度超棒

這不是一個偶然現象,用遊戲的形式完成教育的職能不是一個多麼新鮮的想法。我們都聽過“寓教於樂”這個詞,類似的教育理念在我國的初級教育行業中也屢見不鮮,但是到底有多少孩子從半吊子的寓教於樂中增加了自己對學習的興趣,實在是很難講。

去年,國內就因為一款主張“學習遊戲化”的教輔APP而掀起過軒然大波。一款名為《一起小學學生》的教輔類APP把作業做成了遊戲的形式,學生完成題目可以獲得遊戲內貨幣,還有建造和寵物養成系統。

 

《一起小學學生》的遊戲內容界面

這款APP一方面加入了內購,允許用戶花錢買題做,很多孩子大把充錢購買試題——當然不是因為對知識的熱愛,而是因為做題能更快得到遊戲內的貨幣,更快地建造家園、培養寵物;另一方面,孩子花了多少時間在遊戲內容,多少時間用來學習也令人懷疑——不少家長指出這款APP只能讓孩子更名正言順地玩,就連學生們對它的評價也不怎麼樣。

 

App Store裡一位自稱用過這款APP的學生的自述

不過認為“遊戲只是為了好玩,功能遊戲是噱頭”也不合適。至少金山打字通就給不少人帶來了美好的回憶,同時還起到了不小的教育作用——我的打字能力就是從《太空大戰》和《生死時速》(也就是警察抓小偷)中練出來的。即使從今天的角度來看,這幾款打字遊戲也頗有趣味,難怪很多人都表示當年金山打字通一玩就是大半天。

《生死時速》難度頗大,我基本上沒怎麼打贏過,打字速度倒是越練越快

想將教育的功能用遊戲表達出來,在某種程度上反而比單純地教育或者單純地製作遊戲都要難。太偏向教育會被玩家認為是在說教,從而產生反感;太偏向遊戲,又容易失去了原來的目的,變成掛羊頭賣狗肉。至於像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那樣,認為做一款粗製濫造的遊戲就能讓玩家買單乖乖聽話,就更是對於遊戲不加了解而產生的傲慢了。

電子遊戲從來不是,也不該是一用就靈的萬能藥。

 

今天夯什麼

.RC 語音宣布 3 月底結束長達 8 年營運
.Toyz 揭曉 LMS 薪資
.《辛普森家庭》也電競
.《APEX英雄》第一賽季開跑

請追蹤我們的臉書!抽獎、歡樂、實用資訊隨時更新
一起來跟Y小編打屁:http://bit.ly/2uKvJhs

登入後即可張貼留言。